客服热线
  • 邮政业务

    11185

  • 邮储银行

    95580

  • 速递物流

    11183

  • 中邮保险

    400-890-9999

    三代“猴”的“邮”人生
    张建华 闫炜   2019-09-23   来源:《中国邮政报》

           父亲,1944年出生,属猴;我,1968年出生,属猴;儿子,1992年出生,属猴。总有人说我们这三代人,性格都像猴子一样幽默风趣,未曾想到,我们这“三只猴”竟都与邮政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          父亲是一名老邮电,20岁从辽宁邮电学校毕业后,被分配到一个海岛——长海县工作。当时还是邮电局,父亲在电信班工作,做线路员,不久便当了班长,岛上的线路都由他负责。父亲在长海认识的母亲,我在岛上出生,后来,弟弟妹妹也相继出生。刚开始,母亲没有工作,一家五口只有父亲有粮食,生活特别困难。记得小时候,看到别人家吃馒头,父亲总是叫我们回家,开玩笑说别影响团结。

            记忆里,父亲总是忙于工作,家里总也看不到他的身影。有一天岛上下大雨,半夜醒来,家里的水已经没过我的膝盖了,可是父亲母亲都不在家,我们3个孩子吓得号啕大哭。后来才知,那时在岛上打电话需要总机转接,父亲担心大雨淹了机房,就带着母亲一起去单位抢险救灾了。

         小时候,我没有单位的概念,邮局于我而言就像家一样。我是个假小子,每天在邮局楼上楼下跑,他们搬东西,我也跟着一起搬。长大一点,我对邮局的印象就是煤油灯下父亲在“妙笔生花”。父亲每每从单位回来,都已是夜色深深,那个年代,岛上的生活条件艰苦,家家使用的还是煤油灯,晚上,父亲修改电路图纸,我在旁边负责挑煤油灯芯,保持光亮。现在这段往事已是我们父女共同的珍贵回忆。直到有一天,父亲拿着一身邮政标志服回到家,穿上帅气的标志服,戴上大檐帽,觉得父亲的形象是那样高大,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邮政工作的渴望与憧憬,原来,邮政的种子早已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。

          1979年,父亲任长海县邮电局局长,干了11年后,于1990年调任到大连市开发区邮电局任局长。作为一名党员,他始终保持清正廉洁。当时他工作调动,单位去了3辆货车帮忙搬家,结果就拉了半货车回来,里面只有一个大立柜和一个高低柜,大家特别惊讶,想不到一个在邮局干了这么多年的干部只有这么点儿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 1987年我职高毕业,当时有人问父亲:“你姑娘毕业去哪儿工作?”父亲没有回答,但他知道,我早已对那身绿色标志服心生向往。1988年,我如愿来到大连邮政工作。生活就是这样,就像父亲常说的,人在任何时候都要有一颗感恩的心。

           刚入局时,我被分配到胜利桥邮政营业大厅,每天特别忙,没时间想三想四,就是干活,但是很快乐。当时窗口有意见簿,意见簿一周要换一本,里面全是表扬的话,我特有自豪感。当别人说其他单位的工资比邮政高好几倍,我没有丝毫心动。我这个人就是一根筋,认准了一茬就绝对不改。本来有机会去储汇局,不去!邮政营业窗口多好呀,天天都能见到客户,跟见朋友一样聊聊家常;后来邮电分营,有机会去电信,不去!当时的领导找我谈话,说我不服从安排,我说没有,邮政是我的家,这辈子就在邮政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我始终认为一定要与人为善,这也是从父亲身上学到的。作为一名普通老党员,他为人处事总是为别人着想,所以说话特别让人信服,他的老同事都说,只要是他吩咐的事情,认真做就行。单位给了我一个领导职务,我知道,这只不过是个头衔,其实自己就是一个普通员工。每次组织员工培训时,我对他们说:“我是为你们服务的,你们是为客户服务的。我让你们高兴了,你们就能让客户高兴,把客户服务好了,咱的业绩也就提升了,这都是相辅相成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 1992年,我的儿子出生。我父亲始终把工作放在第一位,我也一样,家里什么事都不用我管。我只给儿子开过一次家长会,还要问他在几年几班,儿子打趣地说:“您可真是我亲妈!”可是谁能想到,长大后的儿子又走了我来时的路。

          从高中毕业开始,他就一直没和邮政断过联系。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,正好是发放高考录取通知书的时间,我儿子在大连速递物流同城分公司兼职。和他姥爷一样,儿子工作认真,从来不偷懒耍滑,最大的邮袋保证是他背的,他总说自己是男子汉,又调侃说自己长得又胖。“我来!”这是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
           后来,每逢暑假,他都在邮政分销业务部做小时工,开始是帮忙打单子,等到开始邮寄樱桃时,就让他兼做客服,单子落款写的都是他的名字,所有问题邮件都找他。由于对业务不太懂,晚上回家我就给他培训,告诉他不同的邮件应该怎么处理。寄递樱桃正是端午节期间,我们两个人一共4部手机,来了电话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由我负责解答。樱桃怕坏,大伙都着急,儿子因为上火,嘴上起的全是大泡,他也因此而理解了我的工作。万万没想到,曾经因为工作,连儿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的我,如今竟又因为工作和儿子这样近。

          大学毕业,邮政开始校园招聘,儿子自己投了简历,面试的时候,面试官问儿子为什么选择邮政,他骄傲地说姥爷在邮政,妈妈在邮政,自己也曾在邮政实习。就这样,儿子顺利地成为邮政的一员,录取后在甘井子区一个邮政所做营业员。刚开始在窗口工作时,有一次被客户骂,回家后特别委屈。我说,如果你是客户,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生气,首先要学会换位思考,既然选择了服务业,就要做好心理准备,邮政是你自己的选择。

           今年他成功地竞聘成为一名支局长,我慢慢地发现儿子不一样了。这个岗位让他学会了责任,学会了担当,常常主动放弃休息时间。踏入新岗位后,他更愿意和姥爷聊天了,总和我说,姥爷说的话既有道理,又比妈妈说的话更好理解、更好接受,比妈妈强多了。我说,咱家的“小老头儿”是你的榜样,也是我的榜样。

           七十载山河岁月日新月异,邮政情怀始终在我们三代“猴”手中接力延续,共同记载着共和国的时代变迁。明年我就要退居二线了,舍不得奋斗了30年的地方,舍不得并肩作战的伙伴,共事的时间或许很短暂,但做朋友的日子还很长。我学着父亲的样子在邮政中成长,也期待更多像我儿子一样的年轻人,在邮政的平台创造属于自己的“邮”人生。